鼬鼬

雜食鼬來交朋友😄好男人作之助💕織田乙女故事發展中⛓

在推特發現的P圖搞事😂😂😂
果然角色的眼神是官方設定好的

圖源:https://twitter.com/novellove324/status/882175560432066561

❖ 侵權刪

文豪野犬乙女向/空羽里拉 x 織田作之助/平凡的生活日常

想到幾個梗ww
是織田和里拉的生活日常

✘劇情純屬虛構,不喜勿入
✘ooc一定有ooc一定有ooc一定有
✘小學生文筆

⛓🈳⛓🈳⛓🈳⛓🈳⛓🈳⛓🈳⛓🈳⛓🈳⛓🈳⛓
夜晚是黑手黨的時間…
夜晚橫濱的空氣中充斥著血液以及火藥味
港口黑幫……是這裡最大的黑社會組織
今天黑幫份子們也在黑暗中舞動著…
「雖然是這麼說…但今天織田作依然是做一些打雜的工作呢~」
「是啊。」
「吶吶,織田作。要不你來和我換工作好了!我去向首領報告一下,我要辭去幹部,然後推薦織田作你……」
「那是不可能的吧,太宰」在太宰把話說完之前,名為織田作之助的男人便打斷他
畢竟要辭去黑手黨幹部什麼的…要是被其他幹部知道了肯定昏倒
「唔唔……但是織田作的工作都很有趣啊!尤其是那個未爆彈!要是我去處理的話肯定能處理的很好的~你看看,就像這樣……砰!然後我就能成功死去,啊啊…多麼美好的事~」
「抱歉太宰,我今天要去大叔那裡一趟」
「洋食館的大叔嗎?雖然看不太出來,但織田作的臉上可是寫著“好想吃咖哩啊”」太宰一面說著,便朝自己臉上寫了字
「是嗎…」織田摸了摸自己的臉
.
.
.
「大叔,我來了。」
「織田作啊,這麼晚還請你過來真不好意思」
「沒什麼,我剛好也想吃咖哩。那麼,就是她嗎?」織田的視線落在洋食館的某處
有個長髮披肩的女人趴在角落的位置……
「是啊,這位小姐似乎喝醉了,來這裡點了一份咖哩沒吃完就倒下來呼呼大睡。因為小拉今天沒有班,所以也沒辦法請她幫忙」
「喝醉酒的女人嗎…直接把她叫醒?感覺不太可能。那麼帶去警察局?不太像黑幫份子會做的事。」織田反覆思考,要把女子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又不能做出違反黑幫份子這個角色的舉動…
「只能帶回家請里拉幫忙了吧…」
.
.
.
.
.
.
「作之助,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
「怎麼了?」
「作之助……你背上有奇怪的東西。」里拉的視線落在織田背上的女子
「她嗎?她在洋食館喝醉了,所以大叔請我幫忙,只是讓她借住一晚而已。」
「作之助。」
「是。」
「把她放回原來的地方去。」
「別說的像是撿了小貓小狗一樣啊…只是讓她休息一晚而已,明天早上就會請她回去了」
「唔………」
「如果就直接把她放回洋食館的話,大叔會很困擾的喔」
「唔唔……」
「就一個晚上,沒事的,好嗎?」
「作之助是壞蛋。」里拉說完就跑回客廳,縮在沙發上
「那個…里拉,可以讓她睡在妳房間…?」
「…………好啦」
雖然里拉的語氣和表情可以說是前所未見的奇妙,但織田決定先把背上的女人安置好再來向里拉解釋
「里拉,要吃布丁……」
「不要。」
「那………」
「不用了。」
「我說…里拉……」
「我去洗澡」語畢,里拉快速衝進浴室,只留下在原地看著她動作的織田
「真是的…」
.
.
.
里拉梳洗完畢後依舊縮回沙發,將自己的身體縮成球狀
「是藍色的球…」織田眼見怎麼樣誘惑都無法動搖里拉,所以也就打算先去梳洗,再仔細想想安撫她的方法
「笨之助…」
織田梳洗完後不見里拉在沙發上,以為她回去房間幫忙照顧那位喝醉的女子
「明明還是會幫忙的嘛…」
忙了一整天,織田真希望倒頭就睡。
而正當他打算爬上床時………
「……那個…」織田看到的是,有個縮成球的藍色物體,正安穩的睡在自己的床上
「因為我房間有別人。」她是這麼說的
「是這樣沒錯,但是…」
「剛才已經幫她用溫毛巾擦過臉,也放了解酒藥在旁邊,還有水。」
看來里拉果然是那種嘴上說不肯,實際上還是很體貼的那種個性
「所以今天晚上跟作之助睡,當獎勵」
「獎勵…?既然妳希望這麼做,那就這樣吧…」畢竟里拉卻是已經幫忙了,織田也不好拒絕
一個少年和少女就這樣窩在同一張床上…
「雖然是答應妳的…但不會覺得不太好之類的…或是太擠之類的?」
「不會,作之助很瘦的」
「是嗎…」
「晚安」
.
.
.
隔天一早,女人醒來了。
「真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沒事的,但一個女子要小心點啊」
「我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那個…是小里拉吧?聽織田先生說昨天是妳幫我準備溫毛巾和水的,謝謝妳喔」
「不客氣…還有,下次請別在睡在人家店裡,作之助看到了會心軟把妳撿回來…」
「喂…里拉,別這麼說啊…」
「呵呵…沒關係的,小里拉很喜歡織田先生呢,你們要幸福喔」
「是,我們會幸福的。」里拉抱著織田的手臂,表情淡定的說道
女人離開了,家裡又回到從前的模樣
「怎麼突然和別人說那種話…」
「沒什麼,那是事實,我很喜歡作之助」
「是嗎…」
看來是被告白了……
「下次再撿到東西,請放回原來的地方。」
「原來是吃醋了…」
「沒有吃醋。」
「有」
「沒有」

橫濱的早晨,是一個黑幫份子和少女的,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
真是日常😂😂
其實只是想寫寫自己看著開心
今天最後一場面試結束,腦子除了自介稿子終於能裝下其他東西
後天公布成績,很緊張,但已經盡力了😳
希望有機會能去喜歡的學校😊😊

宰的迷之內八wwww
好啦其實不確定到底算不算內八😗
總之很可愛

附上正港中也小內八

無聊的新發現w
剛剛發現了劇場版30秒中的一幕
偵探社裏多了鏡花的影子🎉🎉🎉

恭喜小鏡花😆😆

大家感覺都燙了捲髮😂😂😂
超期待的啊2018!!
但我依舊不懂為啥宰要拿蘋果oAo
芥芥的小洋裙好顯眼w
衣服該破的破真的好帥氣😆😆

文豪野犬乙女向/織田作之助 x 空羽里拉/顏色

歡樂的日常w
身邊喜歡藍色的朋友真的好多啊##
然後正篇不寫一直出腦洞😂😂😂
我也好想吃布丁🍮🍮🍮&咖哩🍛🍛🍛
但是不要混在一起吃
孩子們好可愛,天真無邪好棒

✘全文里拉視角
✘ooc一定有ooc一定有ooc一定有
✘小學生文筆小學生文筆小學生文筆
✘角色們喜歡的顏色純屬劇情需要,非屬官方設定
✘織田大迷妹出沒注意
✘作之助你好可愛((無限轉圈
✘故事純屬虛構不喜勿入

⬜⬜⬜⬜⬜⬜⬜⬜⬜⬜⬜⬜⬜⬜⬜⬜⬜

「這個送給里拉姊姊!」咲樂邊露出燦爛的笑容邊將她剛剛畫好的圖畫遞給我

我蹲下身子接下那張畫,畫中有一個高大的紅髮男人,一個圍著黃色圍裙的大叔,一個嬌小的藍髮女人,還有五個可愛的孩子
由於色彩非常清楚分明,我也容易的分辨出每個角色
畫中每個人物都有著好看的笑容,雖說是卡通節目中才會出現的招牌表情,卻足以讓人看著它微笑,就是這樣的一幅畫。

「謝謝妳咲樂,我會好好珍惜的」我給了她一個微笑

「吶吶~里拉姊姊最喜歡什麼顏色?」咲樂像是已經準備好很久一般順暢地發問

「笨蛋,里拉姊姊怎麼看都是最喜歡藍色的吧!」幸介突然插嘴說道

「欸?可是…」

「什麼可是啊?這種事用看的就知道了吧!對吧里拉姊姊?」

面對孩子們突然的問題,我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但反而讓我想起了從前也有個人問過我相同的問題……

「其實……我最喜歡的不是藍色呢…」

「欸?!!為什麼!」幸介大叫,看來這個答案讓他非常意外

「因為……」
.
.
.
.
.
.
「那個啊里拉,妳喜歡什麼顏色?」

那是在某個普通的夜晚,我剛回到普通生活不久時,作之助問我的問題……
對我來說“顏色”並不擁有任何意義,畢竟在醫院裡我唯一能看見的只有黑與白兩種色彩
若真要說還看見了什麼顏色,那便是怎麼也遺忘不了的,血液的鮮紅和藥劑的鮮豔色彩…

或許是因為我仍然像個人偶,還沒有恢復正常人類應該擁有的表情,隱約能感覺到的作之助是想製造話題讓我能稍微有點反應

是他平常不會做的事情呢……因此我想好好地回應他的努力

「其實我想過,妳應該會喜歡藍色,但…」

「但……?」

「但是我想如果是那樣的話,會不會太老套了?」作之助當時是以一種不知該如何形容的表情…如果用網路上的用詞大概就是“面癱”?總之大概是用那樣的表情回答

「作之助」

「是…」

「作之助真可愛」

「是嗎。」

我笑了,當時用不熟悉的笑臉,不熟悉的笑聲暢快的大笑了一番

「第一次看妳笑的這麼誇張,看來我是成功了。」他感覺鬆了一口氣

「辛苦了,明明是不擅長的事情,謝謝你作之助」我擦去剛才大笑而流出的眼淚,作之助真是個溫柔的人啊~

「沒什麼,看著妳多了一些表情,我也稍微放心了。」

「但是啊…我不喜歡藍色呢…」

「是嗎,真有點意外啊…因為妳的頭髮和眼睛都是藍色的,所以我還以為…果然還是因為太老套了嗎…」

「我又不是因為喜歡藍色才會藍髮藍眼的…作之助還不是一樣藍眼睛」我稍微虧了他一下但並無惡意,仔細想想這是我第一次向他吐槽,有些進步了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

「再說的準確一點,我大概是討厭藍色的…」

「討厭…?」

「嗯…雖然曾經武人和奏稱讚過這是漂亮的藍色…但只要回想起當實驗品的時候,我倒地的那瞬間…唯一能看見的只有那一片鮮紅的血液再來就是曾經被那個人稱讚過的這頭藍髮……明明是美好的回憶…一夕之間卻變成惡夢,所以…」邊說著話的同時,我能感受到身體在微微顫抖,花上不少時間才停止…

「抱歉,讓妳想起不好的回憶…」
作之助輕輕的將我摟進懷裡,感覺很溫暖,恐懼瞬間煙消雲散

「沒事,而且作之助已經補償我了。」我像個孩子般將臉埋進作之助的懷中,還故意把重量往他的身上壓,不過他連動都沒動一下
看來我的力氣果然敵不過一個黑手黨的大男人…

「真的沒事嗎?」

「嗯,多謝招待。」

這麼說來我當時的舉動應該是大家所說的“吃豆腐”?
我乖乖地從作之助身上爬起來,倚著他的肩膀,繼續剛才未完的話題…

「雖然那時我對自己的藍色有些厭惡感,但是現在已經不這麼討厭了。」

「是嗎…」

「那作之助呢?喜歡的顏色」

「我嗎………」
.
.
.
.
.
.
「欸?!!為什麼!」

「因為啊…後來的顏色君在藍色君後面急起直追,通過終點之前藍色君不幸輸了,所以成為第二名…」

「又不是龜兔賽跑!」
我已經想盡辦法用孩子們能理解的方式解釋,不過似乎不得他們喜歡
尤其是幸介,不知為什麼他非常執著

「那幸介最喜歡什麼顏色?」我試著轉移他的注意力

「唔…我最喜歡…里拉姊姊的藍色…」他的聲音越來越小,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臉有點紅

「幸介你沒事吧?臉好紅喔…」真嗣擔心的問

「該不會…幸介他害羞了啦!哈哈哈」

「少…少囉嗦啊克已!」

孩子們開始打打鬧鬧,雖然他們打鬧的聲響會傳到樓下去,不過我和老闆先生一致認為小孩子就是要有活力,所以從來都不會出手阻止

「喂喂……你們幾個,又給里拉添麻煩了嗎?」

我回頭看向聲音來源,發現說話的紅髮男人站在門口,手上還抱著剛才答應買給孩子們的貢品

「織田作!你來啦!」孩子們看到他就彷彿看見父親一般,五個人同時的衝上前將作之助撲倒在地
這景象讓我看了有點羨慕……

「歡迎回來,買東西辛苦了」我向躺在地上一臉面癱的作之助打招呼並伸出手

「啊啊,我回來了。」他簡短的回答,雖是簡單的句子卻讓我感到安心。
作之助握住我的手站起,絲毫不費力的讓五個孩子們掉落在地上

孩子們發出快樂的慘叫聲

「你們剛才在做什麼啊?打打鬧鬧的」

「我們剛才在聊有關顏色的話題,結果孩子們……」

「是啊是啊!織田作我跟你說啊…………」
.
.
.
「所以說,幸介因為對里拉最喜歡的顏色不是藍色感到震驚,然後……?」

「然後里拉姊姊又問幸介最喜歡什麼顏色,結果幸介就臉紅了!」小優接著說下去

「優…優!你不要亂說!!我…我才沒有臉紅!」幸介的反應還是很激動,至於到底是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

「其實幸介也不用這麼激動吧,喜歡里拉姊姊有什麼不好?大家都很喜歡里拉姊姊,對吧?」咲樂像個小大人一樣的開口,明明是裡面年紀最小的孩子

「我也很喜歡大家,所以別再吵架了喔,幸介」我摸摸他的頭,希望能稍微說服他

「唔…我知道了…」

二樓狹小的房間內有著兩個大人和五個孩子,手上各自拿著自己的點心——————剛才作之助買回來的布丁,一邊聊著自己最喜歡的顏色
幸介喜歡藍色,克已也喜歡藍色,小優喜歡綠色,真嗣喜歡藍色,咲樂則是喜歡粉紅色
在孩子們說出自己喜歡的顏色的時候,我有些震驚,因為五個孩子中有過半的孩子喜歡同一個顏色。
是曾經對我來說可以被稱之為詛咒的顏色…也是我身上最多的顏色
不對,這跟詛咒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想說不定是因為性別刻板印象所說:“藍色是男孩子的顏色”,“粉紅色則是女孩子的顏色”

「那織田作呢?織田作喜歡什麼顏色?」真嗣好奇的問

「我嗎?我………應該還是藍色吧」

「嗚哇!這樣就四票啦!」
.
.
.
.
.
.
「我嗎……應該也是喜歡藍色。」

「藍色…嗎……有點意外呢。我可以問作之助為什麼嗎?」說不定我也是屬於老套的人,作之助有著暗紅色的頭髮,所以我也不自覺的下意識認為“他最喜歡紅色”

「嗯……因為,那是海的顏色。」

作之助的夢想是有一天脫離黑手黨,他想在一個看得見海的房間寫小說,那是很棒的夢想

「這就是作之助喜歡藍色的原因?」

「啊啊…很奇怪嗎?」

「不會,不會奇怪,是很棒的理由喔」
.
.
.
「那為什麼織田作喜歡藍色?」克已直接的問

「作之助說過:“因為那是海的顏色”」我無意識的搶先一步替他回答

「啊啊,那也是原因之一,但不是全部。」

「嗯?之前沒聽你說過…」我好奇的看著他,畢竟是我不知道的另一個答案

相反的作之助則是一直看著我,我們就只是互相盯著看,誰都沒有說話…

「那里拉姊姊呢?我們還沒問呢!」最後是幸介打破了寂靜

「啊啊……?我嗎……」

「剛才里拉姊姊說的“後來的顏色君”,那個追過藍色君的顏色到底是什麼啊?」孩子們延用了我剛才說的“顏色君的故事”

「顏色君是什麼?」作之助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那個是…」其實自己說起來還真有點難為情,居然用“顏色君”這麼奇怪的名詞

而正當我想好該如何解釋的時候……

「孩子們!小拉!織田作!我剛才研發出新口味的咖哩,來幫我試一下味道吧!」老闆先生有朝氣的說著,看他的樣子應該是研發出不得了的口味,是充滿自信並快速從一樓衝上來的,那種興奮的表情

「新口味的咖哩,作之助有興趣吧?」

「有。」他簡短的回答在我看來則是強忍著衝動………就是衝下樓品嚐咖哩的那種衝動

「那大家要下去幫老闆先生嗎?」

「大叔的咖哩我們可以晚上再吃,織田作先自己下去沒關係。」

結論是孩子們將我留在二樓,看來今天沒說出自己喜歡的顏色和原因我是無法回家了

「大家真的很堅持呢…好吧,其實我最喜歡的顏色是………」
.
.
.
「咖哩的味道如何?」

「有著一如往常的味道,但和之前不太一樣,很好吃。」

「是嗎哈哈!話說剛才孩子們和小拉是不是在說重要的事情啊?打擾到你們了?」

「沒什麼,只是幸介他們一直在問里拉最喜歡的顏色」

「小拉最喜歡的顏色……怎麼想都是紅色吧!」

「為什麼是紅色……?」

「嘛,這就是愛屋及烏嘛…小拉妳來啦!和孩子們聊的如何?」

「大家都很有活力真是太好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突然問我喜歡什麼顏色…作之助,咖哩好吃嗎?」

「嗯,很好吃。妳也嚐嚐看」他舀了一口咖哩遞到我嘴邊,我也順勢吃下了那一口

「很好吃呢老闆先生,一定能大賣」

「謝謝你們啦!有你們兩位老顧客幫忙試口味我也有自信多了!」老闆先生看起來很高興

時間也不早了,我和作之助到二樓和孩子們道別完便回家

「大叔大叔!你沒有跟里拉姊姊說吧?」

「沒有~別看大叔這樣,我可是很守信用的喔!聽說你們問到小拉喜歡的顏色啦?那麼接下來就要開始準備了」

「好期待啊,里拉姊姊的生日!」
.
.
.
「孩子們今天特別勤勞的發問呢~如果他們到了學校上課肯定會很優秀」我邊在廚房切水果邊說

「上學嗎……會給老師添麻煩的吧…」

「不一定的吧…不過如果上體育課肯定會有傑出表現,克已的棒球打得很好。美術課的話,咲樂可是繪畫小天才呢~今天還收到她送給我的畫……」我以孩子們為驕傲的說著他們日後如果去學校可能會發生的事情,當然這一切目前都是想像,我還拿出今天從咲樂那裡收到的畫給作之助看

「妳看起來很開心啊,里拉,太好了」

「嗯!和大家在一起,我很幸福」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和大家在一起,我真的,很幸福

「說到這個,我還沒問今天妳說的那個“顏色君”是什麼」

「那個啊……」
原本想說這種幼稚的話題還是不要讓作之助知道的好,但果然還是跑不掉…

「顏色君是英雄,在漆黑一片的世界裡,顏色君有著溫暖的顏色,它拯救了困在黑暗中的人,大家都很崇拜他。而我…也最喜歡它了」

「所以顏色君到底是什麼顏色?」也不清楚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明明都已經這麼明顯了應該…要發覺才對嘛…
不過這就是作之助的個性……果然天然的可愛

「顏色君嘛…」我摸了摸頭上的髮夾,看了看眼前的男人

我走到坐在沙發上的他的面前,彎下腰…將臉湊了過去…

我吻住他的嘴…

「顏色君的代表色是溫暖的紅色,也是我最喜歡的…漂亮的顏色。」
.
.
.
.
.
.
.
.
.
.
接下來是作者原訂亂七八糟的結局(    ・ิω・ิ)
仔細想想還是當成小插曲好了,所以別當真了
真是甜到蛀牙w
↓↓↓在那之後怎麼樣了呢?↓↓↓

「…是嗎……有點突然啊…」不知道是我看錯了還是怎麼的,作之助的臉有點紅,就像幸介一樣…

「呵呵……」

「笑什麼…?」

「沒什麼…作之助好可愛啊…」

「什麼啊…」

「作之助的紅色很漂亮。」

「妳的藍色也很好看」

「果然好喜歡你」

「……我也是」

完。

⬛⬜⬛⬜⬛⬜⬛⬜⬛⬜⬛⬜⬛⬜⬛⬜⬛
我接下來要去看牙醫((才怪#

所以說顏色君到底是什麼奇妙的故事😅
可惡自己寫完之後都覺得好難為情啊
虛構其實織田喜歡藍色,因為是海的顏色

大迷妹無法形容的迷妹ww
最近沉迷可愛的作之助無法自拔

文豪野犬乙女向/織田作之助 x 空羽里拉/長篇故事Ⅵ

畢業前更文😀😀😀😀
說真的打鬥部分我果然還是。。。orz
所以可能就跟小說2有相似的地方
然後我改了又改改了又改……
就變成這樣了owo
只能說……我真的不會打架啦😭😭😭😭
之後是對不起織田被我寫得怪怪的qAo
但本質上他真的好溫柔((轉圈

✘藥物使用知識不足,內容純屬虛構
✘小學生文筆小學生文筆小學生文筆
✘ooc一定有ooc一定有ooc一定有
✘此處玻璃心,不喜勿入

⛓⛓⛓⛓⛓⛓⛓⛓⛓⛓⛓⛓⛓⛓⛓⛓⛓⛓⛓⛓⛓⛓⛓⛓⛓⛓⛓⛓

六章、謝謝你

差不多是休息的時間,里拉身體狀況仍不穩定所以織田堅決的要她一定得在規定時間就乖乖躺平睡覺。
雖然里拉非常不甘心並且撒嬌般的說著“想再多看看作之助的臉”什麼的,但這次織田可是鐵了心,這次沒得商量!

寢室部分織田已經打理好,將不常使用的空房重新佈置成寢室,寢具什麼的都準備齊全,完全不會有著涼的問題

半夜,兩人都應該在各自的房間熟睡的時侯,一道身影出現在里拉的夢中…

「妳真以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里拉,我勸妳還是乖乖回來比較好,妳應該也明白的,除了醫院之外妳哪裡都去不了,待在不相干的人身邊只會帶給他們不幸。」伏炎如此說道…

逃不了…真的沒辦法逃離他的手掌心,不論是在現實還是夢中,伏炎的話語總是狠狠的抓住自己的心臟…如果繼續留在這裡,會帶給那個人不幸…

里拉從夢中驚醒,覺得眼角濕濕的…

「我…又哭了…」

應該要離開才對。她起身動作,換上外出服,將自己的音量降到最低,盡量不要打擾到熟睡的織田,安靜的走出家門

公寓外頭,伏炎的部下正在外面等著,就像知道里拉會在這個時間點離開一樣

「妳最好老實點,別再想著逃走」

「我不會逃的」

里拉被穿著白袍的部下帶離公寓…

「謝謝你,作之助…我…」里拉回頭朝著織田家的方向說了一句話,風把句尾的聲音吹散,沒有人知道她最後說了什麼
.
.
.
早上醒來,織田發現習慣早起的里拉居然還沒起床

「里拉,該起床了」織田敲了敲房門,但沒有人回應…

「睡昏頭了嗎……?我進去了」織田稍微提醒一下便打開房門,看見的是空無一人的房間…

「什……去哪裡了…?」

房間很整齊,也沒有留下任何紙條。
里拉不可能獨自一人出門買東西,如果是綁架也應該要有打鬥的痕跡,也應該會有聲音……自己也一定會發現才對。
但是什麼都沒有,就像是自己離開的…
於是織田直覺反應是里拉怕連累他所以才不告而別…

「那個傻瓜…」

仔細想想她會去哪裡……她可能會去的地方…唯一能回去的地方是…
織田起身前往醫院…
.
.
.
「嗯?看看這是誰呢,不是說死也不回來的嗎?」

「院長不也是早料到我會回來所以才派人在外面等的我嗎…」

「是啊~都在我的預料之中,看來之前給妳吃的藥沒有白費」

「那些藥…就連奏都難以在我身上察覺到異狀…要是他發現了,絕對不會讓院長你繼續下去…」

「“奏”嗎……妳還是老樣子,對於信任的人就會直呼名字,想當年妳對我也是…不過啊里拉,世界上並非所有人都是善類,要是這麼輕易相信別人的話吃苦的只會是妳。」

「………」

「還有那位織田先生,我已經調查過他的資料,是港口黑幫的人啊……我真搞不懂妳,黑幫和醫院相較之下明顯更加危險,那個男人只是想利用妳罷了!妳變了啊…里拉,現在因為那男人的洗腦想反抗我」

「不對!改變的是院長你…作之助不一樣,他給了我光…是我認為再也觸碰不到的溫暖的光…他很溫柔,就像從前的你…武人和奏帶給我的溫暖…我…」

「妳到現在還在做白日夢嗎,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懦弱的傢伙了!奏那小子就是太過善良,明明是治不好的病還要繼續浪費多餘的資金,他是個沒有慾望的天真小子。妳也清醒點,只要乖乖的協助我,等我獲得力量之後妳所希望的任何事物我都可以幫妳達成」

「…我…只是想…」

知道再繼續爭辯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眼前的這個人已經為了實驗喪心病狂,里拉閉上眼睛默默接受事實

「不小心說太多話了呢…總之回來就好,還有一堆工作等著妳呢,我們走吧」伏炎向里拉伸出手

伏炎的手非常冰冷,跟那個人的手完全不一樣,是可怕的、充滿消毒藥水味道的手…

『我只是想再次試著相信…相信武人你的溫柔罷了…』
.
.
.
織田將輕薄的防彈背心穿在襯衫內,穿上防彈纖維制的長外套,帶上雙槍、交換彈夾、催淚彈等用具準備前往醫院救人。

這些東西最好不要用到,他當然不希望炸了整間醫院,只要把人帶回來就好,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帶上了,畢竟有不好的預感…

「再等一下,我馬上就過去…」
.
.
.
里拉被帶往醫院後方的一棟廢棄建築

「又是在這裡……」

「是啊,因為差不多是最終階段了,這次成功之後我就能完成我長久以來的夢想!」

另外伏炎預料到織田可能會過來搶人,還僱用了幾名殺手在外,這裡過不久將成為戰場…
.
.
.
織田迅速抵達醫院,剛才在路上狂飆造成交通大亂之類的事情全被拋在腦後,他靈巧的入侵研發室,因為有上次的經驗所以沒花多少時間,織田抓了一個內部成員詢問里拉的下落

「她在哪裡?」

「什…什麼…?」

「里拉,那個被你們稱作實驗品的孩子,她肯定在這裡。伏炎呢?里拉在他手上吧?」織田用手肘把內部成員固定在牆上,用槍抵著他的頭部,模樣咄咄逼人…

「伏…伏炎大人和白老鼠在後面…就在醫院後面的廢棄建築裡…」聽到白老鼠三字的織田莫名的燃起怒火,他毫不留情的扣下扳機…
當然是在耳邊鳴槍而已…內部成員被嚇昏過去,織田則動身前往那棟建築…
.
.
.
「看來妳不害怕」伏炎看著里拉說道

「畢竟那毫無意義…」

是啊,來到這裡對里拉來說就像進廚房那樣的頻繁,與其和正常人類一樣有著“恐懼”這種情感,丟棄一切讓自己更像個人偶還比較舒服一些也說不定…
再往前走一點就是實驗場,那邊是讓她失血最多的地方…

詭異的燈光,顏色鮮豔到像果汁般的藥水…刺鼻的消毒水味,接著就是……已經狠狠刻印在腦中的,自己血液的味道…

伏炎在一旁準備各種藥品,將混合均勻的液體裝入針筒,注射在里拉的手腕上

一開始藥物反應還不錯,伏炎非常滿意,但過不久突然出現排斥反應
里拉瞪大雙眼,緊抓著胸口,接著倒地,大量鮮血從口中咳出

「咳咳!咳……咳……」

頭好暈,無法呼吸,胸口好痛,身體彷彿燃燒般的難過,熟悉的血腥味在嘴裡蔓延開來…非常的不舒服

「還是不行嗎…到底哪裡出錯了呢?」伏炎無視倒在地上扭動的里拉,一邊忙著做紀錄一邊開始調配新的藥品,準備下一次的注射

「站起來,這種程度還死不了的,下一個」伏炎抓住她的手腕,強行注射下一支藥物

「咳…咳咳…呼…」里拉表情痛苦的看著伏炎,她知道就算苦苦哀求也沒用,像是放棄掙扎的任由伏炎進行下一次實驗…
.
.
.
廢棄的建築充斥著詭異的氣息…伏炎僱用的殺手們隱藏氣息躲在建築的各個角落,虎視眈眈的盯著獵物

「就是這裡嗎…?」

此時一發子彈從他的正後方射出,貫穿他的頭部,鮮血噴出…是狙擊手!

看到影像的織田立刻蹲下,閃躲子彈,接著保持低姿勢,從槍套中拿出手槍,朝剛才飛來的子彈路徑開了3槍

狙擊手的槍精準的被子彈貫穿,槍支被毀,另外兩發子彈打中小腿和手臂無法動彈,如此一來就算再厲害的狙擊手也不具威脅

前方還有兩名殺手,分別手持槍及短刀,持槍的殺手朝織田開了2槍,織田頭一偏的閃過,織田的異能力『天衣無縫』能讓他看見短暫的未來,閃子彈這種小事根本不成問題。
他朝殺手開了一槍並向前跑去,子彈打掉手槍,織田用力的揍了殺手一拳…持槍的殺手暈了過去,眼前剩下手持短刀的殺手

「只憑那種東西可殺不了我」

織田從前的職業是殺手,身經百戰的他是連再厲害的保鏢都要多加防備的對手。
他知道對方只用短刀並無法傷自己分毫,也就不客氣的朝他衝去,躲過敵人的刺擊並用手掌打擊對方下巴,最後絞住頸動脈讓他暈過去…

織田沒有了結剛才襲擊他的殺手們,而是直接走進建築裡…

室內很黑,眼睛要過一段時間才能適應,在適應前織田又看見了影像,他看見自己被衝鋒槍掃射鮮血四濺的畫面,方向是正前方!

織田躲到一旁的柱子後面,就如剛才的影像一般,子彈飛了出來,等到攻擊暫停後織田將催淚彈投擲出去,從那個方向傳出了男人的慘叫聲,眼睛已經適應黑暗,對方持有武器,織田趁他們受催淚彈影響的時候近身攻擊,朝他們的手腳開槍以用來限制行動順便毀掉他們的武器,其中一人已經失去意識。
織田抓起另一個敵人詢問…

「你們的雇主在裡面吧?」

「……什……啊!」

織田並沒有等他回答,直接一記手刀就將敵人擊昏

在剛剛的掃射中因黑暗暫時失去視力,織田的手臂被子彈擦過,稍微滲血但不礙事。
手槍中的子彈用盡,他替換彈夾,確認完畢後繼續往建築內部走去…
.
.
.
「看來有客人呢,妳說是不是啊,里拉?」

「咳…什……麼…?」經過多次的排斥反應,里拉的狀況可以說是生不如死,也沒有力氣能完整的說完一句話

「就是織田先生啊,他算是妳的…?救命恩人?妳現在該不會還在想著自己是等待王子拯救的公主吧?」

那個人來了?是為了自己而來的嗎…?又帶給他麻煩了…明明不希望他來的…可是明明……是希望他來的…

「……才沒有…咳…咳咳…」里拉吐出更多血,用頭撞擊地板以分散痛苦,地板被鮮血染紅,不久便失去意識

織田到達了實驗場門口,進去前用異能確認過沒有陷阱然後用力把門推開

「你應該調查過我的資料了,卻不放陷阱,加上外面那些殺手的素質…」織田的表情嚴肅,他環顧四周,實驗場充斥著詭異的燈光和刺鼻的藥水味

「嘛,只是用來拖延時間罷了…殺傷力什麼的並不需要」伏炎邊說著邊拿起手中的藥水…眼神向著地板

織田順著他的眼神看去…發現的是被鮮血染紅的地板…還有倒在血泊中失去意識的里拉…

「里拉!」織田朝她跑去,不斷呼喚她的名字,但都沒有反應

明明誇下海口說過不會再讓她受到這種傷害了…但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里拉痛苦的樣子

織田將她抱起,里拉的身體冰冷,呼吸異常微弱,沒仔細注意就會認為她已經死亡。里拉失血過多導致臉色慘白,襯衫和手掌都被鮮血染紅…

「歡迎你來,織田先生~還是我應該也學學那天真的孩子叫你作之助呢?」伏炎帶著輕蔑的語氣說道

「你認為做這種事能夠被原諒嗎!」

相反地伏炎則是依然保持陰險的笑容

衝突一觸即發…

🔫🍛🔫🍛🔫🍛🔫🍛🔫🍛🔫🍛🔫🍛🔫🍛
我說鍵盤符號真的好棒((題外話
謝謝這麼落落長還看到最後的人😚
能寫出這麼奇妙的打鬥畫面,我還要再練練ww
最後是畢業快樂🎉🎉🎉

艾特時間🎆🎆
@虹线Akai.

文豪野犬乙女向/織田作之助 x 空羽里拉/長篇故事Ⅴ

考完試的我正努力培養各種奇怪的興趣😂😂😂
由於時間太多(?)所以努力的修正里拉醬的故事
然後…我也不知道為啥五章居然這麼短oAo
不過我保證六章很長,而且算是故事中比較精彩的部分((然後打鬥畫面都在那裡所以寫的不太好修改的時間也會跟著變長,動啊我的腦子!!!

最後是讓喜歡這個故事的小天使們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ooc一定有ooc一定有ooc一定有
✘小學生文筆小學生文筆小學生文筆
✘故事純屬虛構不喜勿入

⛓⛓⛓⛓⛓⛓⛓⛓⛓⛓⛓⛓⛓⛓⛓⛓⛓⛓⛓⛓⛓⛓⛓⛓⛓⛓

五章、你/妳有夢想嗎?

「所以說,你被一個陌生男子持槍威脅,然後說出了研發的內幕,是嗎?」

「我…我是不得已的啊院長!那傢伙厲害的可怕,還拿著槍抵著我的腦袋…您也是知道的,我還有一家老小要養,我…」

「夠了,退下吧」

伏炎從醒來的微胖男口中得知織田曾入侵過研發室,因為微胖男的膽子實在是很小這點他也是知道的,所以情報外流什麼的也早在預料之中

「行動起來了嗎…那我這邊也差不多該開始了呢~」伏炎臉上浮現陰險的笑容
.
.
.
吃完午餐後兩人直接回家。途中織田有想過要不要再去哪裡逛逛,畢竟離開洋食館後里拉的話就很少,都怪自己突然提起什麼醫院,他想著自己現在肯定被討厭了吧?

兩人一起坐在客廳,看著下午時段不怎麼有趣的電視節目

「作之助」

「什麼事?」

「謝謝你」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因為,作之助很溫柔」

「那是什麼理由」織田被里拉突如其來的話逗笑了,自己…很溫柔嗎…?

「我可是黑幫份子呢」

「是個溫柔的黑幫份子」里拉微笑的說

「作之助有夢想嗎?」

夢想啊…有的,而且是最近才誕生的夢想

「有啊」

「可以告訴我嗎?」

「這個嘛……我想成為小說家」

「小說家?」

「是啊,曾經有個男人給了我一本小說,那本小說的最後幾頁被撕掉了,那個男人說『那就由你來寫』還說『寫小說就是在寫人』所以我覺得應該要理解人活著的意義才有資格寫小說」

「所以作之助才不殺人?」

等等…她怎麼知道?織田從來沒和她說過自己雖然是黑幫份子卻從不殺人這件事

「妳為什麼會這麼認為?我不殺人什麼的」

「因為作之助每次回家身上都沒有血腥味」

「那也可能是我那天剛好沒動手吧?」

「但不是那樣」

「為什麼妳能這麼肯定?」

「直覺」

被打敗了,沒想到她的直覺能這麼準…

「作之助的夢想很棒」

「那妳呢?」

「嗯?」

「既然問了別人,自己總該也有吧?」

「……目前還沒有,但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還是趕快定下來比較實在」

「嗯……有點強人所難…」

還沒有夢想啊…這年紀的孩子應該是充滿希望與光明的年齡。但這也難怪,畢竟里拉的視野都被侷限於那家奇怪的醫院裏

吃完晚飯後里拉坐在客廳專心思考

自己的夢想嗎…

「妳還真的在思考啊?」

「嗯,因為作之助說過要快點決定」

「我是說過…可是…」沒想到這傢伙這麼老實,原來是那種真的會去認真思考自己夢想的類型…

「可以的話,我想………」她小聲的說

如果能夠實現就好了…

⛓🍛⛓🍛⛓🍛⛓🍛⛓🍛⛓🍛⛓🍛⛓🍛⛓🍛⛓🍛⛓

所以真的很短你說是不是ww((認真點啊喂
夢想什麼的猜猜看是什麼😏😏😏

接著是艾特的小天使😚😚
@虹线Akai.
虹,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Д⊂ヽ

宰:織田作~~
織:?

織田剛入手,迷妹模式爆發(ノ´∀`*)
話說作之助頭上的呆毛真是做的栩栩如生((?!

新畫面釋出!!
嗚哇啊啊啊國木田好帥氣啊😍😍😍
看到這畫面都快哭了##

新cp誕生,恭喜國木田🎉🎉